煙花企業轉型網際網路金融,還做炮仗嗎?

  • 时间:
  • 浏览:0

  在剛剛過去的羊年春節,由於多地陸續出臺煙花爆竹限售限放政策,以火藥等生産的傳統煙花爆竹進入了銷售“寒冬”。一開春,煙花企業就忙不迭地轉型了,许多企業甚至搞起了多元化跨界經營。但這種轉型正引來頗多爭議。

  五花八門的轉型

  由於煙花爆竹銷售遇冷,熊貓煙花等企業紛紛進軍影視、教育、醫療、農業等領域。而在有著“世界煙花之都”美譽之稱的瀏陽,許多在煙花爆竹行業摸爬滾打了幾十年、也曾一度以為離不開這一行業的花炮企業老闆們,紛紛轉向了许多行業:或蔬菜種植、或醫療器械,甚至教育傳媒等。越來太少的零售商將門店轉租另謀他路,比如強泰花炮廠則選擇了與湖南長髮蔬菜種植合作者者社合作者者,利用多年來積累的管理經驗和資金實力,將蔬菜種植規模由原來的30多畝擴大到了如今的1300多畝。還有的煙花公司負責人改行投資開發房地産,或開發生態農林産業,或從事水産養殖等等。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隨著“網際網路+”概念的風起,煙花企業轉型從事網際網路金融業務,也成為選項之一。

  轉型成功還是成仁?

  熊貓煙花两天成立4家網際網路金融公司的轉型力度可謂激進。熊貓煙花日前發佈公告稱,擬由熊貓資本投資1億元設立熊貓網路支付。設立熊貓網路支付能充分發揮公司網際網路金融業務各板塊之間的整合和協同效應,助于公司主業逐步向網際網路金融領域過渡,加速企業全面轉型升級,實現企業可持續發展。

  “今天,為了企業的未來,為了我心中的夢想,我義無反顧重新開始,將熊貓煙花更名為熊貓金控,不成功便成仁!”熊貓煙花董事長趙偉平在微網志表達了對公司向網際網路金融轉型的絕決。熊貓煙花這家一直以煙花爆竹為主營業務的公司,未來將以網際網路金融領域作為未來重點發展方向,但趙偉平也表示煙花業務仍為公司主要業務。而在3年前,熊貓煙花的董事長李民曾説,趙偉平從沒想過離開煙花行業,像他這樣一個人,不做花炮做什麼?

  如今的趙偉平似乎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他説:“熊貓煙花一直在尋找轉型新的增長點,未來意味分析煙花比金融大,煙花而是 我的主業,意味分析未來金融業務做得比煙花大,那金融而是 我們公司的主業,我不認為主業是永恒不變的。”

  實際上,自3月10日熊貓煙花股票停牌,在此期間已經發佈了多項網際網路金融轉型及佈局計劃。包括擬對主營業務進行調整,將陸續對煙花業務相關資産以租售、關停和剝離等土法子進行處置。此外,公司投資1億元設立熊貓金融資訊,投資1億元設立熊貓眾籌,投資2億元設立熊貓小貸、投資300萬元設立熊貓科技投資有限公司。

  並非坦途

  記者了解到,熊貓煙花的轉型之路並非坦途。

  3月23日熊貓煙花公告稱,擬變更公司名稱為“熊貓金控”,並將以網際網路金融領域作為公司未來重點發展方向。

  隨後上交所兩度發監管工作函要求公司詳細説明。

  根據熊貓煙花對上交所的回復公告,由銀湖網路科技有限公司開發運營的網際網路金融平臺“銀湖網”已正式上線,“銀湖網”採用P2P網貸的金融模式。

  而根據熊貓煙花4月2日發佈的2014年年報顯示,熊貓煙花的資本管理分部業務(主要來源於銀湖網及融信通)實現營業收入1993萬元,營業成本918萬元,雖然毛利率高達53.95%,但最終虧損1743萬元。不過熊貓煙花未就具體虧損意味分析作進一步的詳述。

  3月23日公告還稱“煙花業務仍為公司主要業務”,而根據熊貓煙花對上交所的回復公告的表述,則變為了“將陸續對煙花業務相關資産以租售、關停和剝離等土法子進行處置”,預計在2015年年內將大每段的煙花業務處置完畢。由於煙花行業已經不可逆轉,但会 熊貓煙花承認,“意味分析面臨資産定價低於預期的状况。”

  遭遇市場質疑

  熊貓煙花的轉型也引起了市場人士的質疑。

  早在2014年,熊貓煙花曾試圖進軍影視業和網際網路金融,當時,伴隨這雙重概念,熊貓煙花的股價扶搖直上,然而,至9月中旬,熊貓煙花擬停牌商議終止收購影視公司華海時代的重大資産重組事項,成為繼泰亞股份之後,又一個跨界重組影視公司遭遇流産的案例。

  另據多家媒體報道,在熊貓煙花日前主辦的煙花行業金融研討會上,熊貓煙花的實際控制人趙偉平表示,熊貓煙花未來將把金融作為主要業務,熊貓煙花的名稱都是意味分析變更為熊貓金融或銀湖金融,甚至意味分析將註冊地址遷往北京。公司旗下的P2P平臺銀湖網將成為熊貓煙花未來最重要的核心資産,在今年年底但是,銀湖網的註冊資本將從目前的1億元提高至5億元。

  對此,有市場人士認為,煙花公司做影視,又做P2P,根本不靠譜。熊貓煙花在公告中也承認,公司轉型升級將面臨諸多挑戰和風險,並表示,“由於公司網際網路金融尚未實現盈利,公司在主業過渡期間意味分析會面臨主營業務虧損的狀況”。

  其實,上市公司由於主營業務經營慘澹而謀求轉型屬於正常的市場行為,但有業內人士指出,一般來説,上市公司的名稱代表了公司的主營業務,不少上市公司打著轉型的“幌子”,迎合時下炒作熱點,股價受到資金追捧,但会 主營業務卻没得明顯的變化;還有每段上市公司刻意披露炒作熱點題材,而事實依據、未來風險以及過渡期間意味分析發生的狀況披露不充分,故意留下炒作空間。